吴西旧

花心浅薄的怪物。

男孩子嘟嘴巴就是让你亲他  😏你懂我意思吧


破碎的理想 中<白敬亭×魏大勋>

ooc  黄暴且三观不正 


https://shimo.im/docs/TG4p5ybwkzA4aatY/ 《破碎的理想 中》 和谐两次了心累

05

多数的性疾患者是无法通过前两个阶段治疗手段康复的,原因太多——社会对性的接纳程度或者是他们和配偶之间性癖好的接受程度,等等。

无论是社会,还是最亲密的人,似乎都想脱离最原始的欲望。

白敬亭揉了揉太阳穴,看着助理送走最后一位患者,叹了口气。

望向桌上的日历,有一个备注红的日期上面写了个小小的w,他伸出指尖摩挲着,嘴角不可自抑的弯了起来。

那是魏大勋来就诊的第一天。

也是他恢复性致的那一天。

这就是为什么他选择了心理学最后出国留学回来后做了为人不齿的性治疗师的主要原因。

没想到,白敬亭推了下眼框,笑意更深了,抽出一直别在胸口袋里的钢笔,当性治疗师还能有意外收获。


PS:请教下新版手机版乐乎怎么放链接啊  以及文档格式怎么修改啊  求告知  感激不尽

破碎的理想 上 <白敬亭×魏大勋>

ooc 黄暴且三观不正  切勿上升蒸煮

梗源:性治疗师

01


敲门声响了三下,他转动尾戒,应了声:请进。

门把手被拧动半圈,他顺着桌子外沿看向推门而进的人。


那人穿着白色的运动鞋,一条浅蓝色九分的牛仔裤露出细细的脚踝,眼触到脚踝那抹红色时,他下意识瞥开了视线望向灰蒙蒙的窗外。


手不停的扣在桌面上,直到那人撑到桌子上,伸出一只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白医生,你走神了。”他对上这人清澈的眼神,讪讪一笑。抻了抻腰,打了个哈欠,揉着太阳穴说:“最近病人太多了,有点累。要是你介意可以改天,今天就先……”

“没事,就……”他见那人激动地截断他的话,又紧张地扯了扯露在腰间半边的衬衫角。“就今天吧!”那人抬头看他,又飞速垂下眼,一手捏紧了另一手的虎口。


他推了推鼻梁,却发现眼镜还搁在那人和他中间这桌子的一角。


“你是自愿接受治疗还是被家人逼着来看医生的?”他习惯性抽出夹在他胸前口袋里的钢笔,看了看对面那人探寻的眼神,急忙丢进抽屉,拿了只中性笔咬开了笔头看向病人。

“白医生都不先问问我的名字的吗?”他刚写完病因两个字听到这句不免失笑,“还用问吗?去年的最佳演技新人魏大勋,你是没看到我助理刚刚光说到你名字就发光的眼神。”


白医生讨厌病人探寻的眼神,特别是此刻歪着头抻着半边脸的魏大勋。


“请问,现在我们的治疗可以开始了吗?”他轻咳一声,拿手指在魏大勋那边扣了扣。

魏大勋点了点头,“我是自愿接受治疗的。”

“所以你的性生活……”白医生顿了顿,看那人云淡风轻的点了点头,接着他的话说:“我无法对别人勃起。”

白医生敏锐的问了句:“只是和女的无法勃起,不妨可以试试……”魏大勋嗤笑一声,“试过了,对男人也没办法正常勃起。这个回答白医生可还满意?”


满意?忽略他笑起来理所当然陷落的梨涡,白医生可能会得到一点此刻医生的尊严,无外乎其他了。


“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你自己知道吗?”或许医生的提问实在是勾不起魏大勋的兴趣,他听到一声冷哼,接着便是“如果我知道,还来看医生干嘛?”


和表面看起来的人畜无害不一样,和第一句话里紧张小心的神态也不一样,对面的魏大勋似乎是放松了下来,转动着他摆在桌子一角的地球仪,那下面搁着他的金丝眼镜。可惜心思完全不在他们的交谈上。


白医生按住他不安分的手,站起身踱步到他身前,撑在他椅子上,“你要是好好治病,我不会做什么,要是你有什么别的幺蛾子,趁早离开。我是个心理治疗师,你如果不想坦诚自己,那完全没必要接受治疗。”


“白医生你这眼镜,我好生眼熟。”魏大勋推开他,拿起眼镜把玩。

“烂大街的款,能不眼熟吗?”白医生松开白大褂独有的两粒扣子,看他眉眼低垂,修长的手指节分明,握着金丝眼镜。


仿佛拿捏着他的命门。

“可不一般,一边刻着字母w一边刻着字母B,诶……”魏大勋惊愕地抬起头,白医生趁此机会接过他的眼镜带了起来。“可不就是你和我姓的简写嘛!缘分啊!”白医生不动声色的打着哈哈,又退到自己的座位上。

“我被人强暴过。”沉默许久的魏大勋冷不丁来了句,白医生却不置可否的在下巴处点着手指示意他继续。

02

是男的。

魏大勋扣着手指低着头,白医生看着他的发旋,摸了摸他的脑袋。

“PTSD”白医生在确诊那一栏填下这四个字母。

“所以是害怕吗?”白医生犹豫的继续提问,在听到害怕两个字时魏大勋却沉默很久才摇了摇头,然后涨红着一张脸说了句:“是享受。”

“享受?”白医生抓着笔的手松了松,看着他不好意思地笑容,搁下了笔。“很无耻对吧,可是是真的。我喜欢他带给我的贯穿感,让我觉得我还是个被人需要的人。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魏大勋自嘲的笑了笑,“读书的时候,我很胖,很不讨人喜欢,没有一个朋友,家里爸妈对我很好,但我还是觉得很孤独,后来听说有校园暴力,我都还有点向往,我觉得被针对也是种在乎。有点变态了吧!”


白医生看他嘴角苦涩的笑,伸出一只手握住他搁在桌面上的手。“所以,我被强暴的时候,一方面很害怕,一方面居然带着刺激的欣喜。但我妈知道后,直接给我转了学。”魏大勋回握他的手,笑了笑,“那些年我真的好寂寞啊!可是现在我不应该寂寞了,身边的人明明这么多,我却在怀念这件小事。”


“大勋,对不起。”白医生离开椅子到他身边蹲下用额头碰了碰他的手,“但是强暴你的人是不值得被原谅的,错就是错,不会因为一些人为的情绪被带到至高点就让对错失去了意义。你也不是变态,你只是太孤独了。”


魏大勋感觉手背湿湿的,他勾起白医生的脸,见到他眼眶蓄满了将决堤的泪,怔了片刻。“白医生,我可以吻吻你吗?”魏大勋擦拭掉他滑落的泪小心翼翼地问,一双眼睛不安的随处乱飘。像个做错事的傻孩子。


白医生坐在他腿上,捧着他的脸,强制性让他看自己,俯头吻了上去。吻到深处,魏大勋推着白医生的腰说不要了。

白医生嗤笑一声往下摸去,在魏大勋涨红脸之际起身,伸出舌头舔了舔泛红的嘴角,“小家伙没事了,还挺精神。”“我……这……白……白医生……”魏大勋捂着裤裆想解释点什么,却又觉得完全没必要,因为他本来就是为了治疗性勃起的问题。


“我的工作而已,不过……”白医生指了指卫生间,“厕所可以借你一用。”留下一句“白医生真厉害。”极度窘迫的魏大勋跑进了厕所,用力的关上了门。他趴在卫生间的磨砂玻璃门往外瞧,什么也看不到,白医生是性治疗师,让他勃起不过工作本分。


https://shimo.im/docs/XcjWM72bCY04zNuZ/ 《破碎的理想  上》 补档

好的 性治疗师   🔒了 山花 

接吻糖<白敬亭×魏大勋>

脑洞而已   勿上升真主


粉红色的舌尖舔了一下门齿,白敬亭推开了演播室的门。魏大勋愣了一下,立马伸出手里握着的刚开瓶的糖果。


五颜六色的,白敬亭故意往后退了一步,身体力行用手推开,嘴瞥了下,没看错的话,还往上翻了个白眼。


肯定在笑他小孩子一样。魏大勋想。


白白,你尝一颗,又甜又香的。魏大勋说着倒出来几颗到掌心,伸向他鼻尖。


他推了推鼻梁,却发现今天没来得及戴眼镜。狐疑地看了魏大勋一眼,“该不会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药吧!”


怎么可能!魏大勋急忙伸出舌头,用手指了指:你看,我自己都吃了。


真丑!白敬亭嫌弃的拍了一下他的头,顺带捏住了他的下巴,他估计正在奋力嚼碎那些糖果。
把他粉红色舌头,染得不成样子的可恶糖果!
下巴在他手中一动一动的,魏大勋不以为意的还冲他一笑,白白,真的很好吃!


眼睛眯成一条线的魏大勋还准备扔糖果进嘴里,却被白敬亭抢了瓶子。气愤的把着他的手臂去抢,白敬亭常年打篮球的当然是比他弹跳度要好。
魏大勋扁着嘴吃力的蹦实则在往他怀里蹭,白敬亭一步步退到演播厅门外的墙角,那人眼角都要红了,还不放弃的去抓他伸长的手。


傻子,白敬亭想。


无奈白敬亭一手还挡着他凑近的脸,这会儿他才信了魏大勋说的又甜又香。
魏大勋呼哧呼哧的呼出的气喷在他脸上,溜进他鼻腔。


当真是香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甜。白敬亭问他:有多甜?


他总算扯住白敬亭的手拽了回来,往嘴里又丢了几颗,松开白敬亭,胜利的摇了摇手中的瓶子。
得意洋洋地说:不告诉你。


白敬亭眼见他拧开瓶子,张开嘴唇,舌头一卷,腮帮子一动一动的。


我想吃。白敬亭抓住准备离开的魏大勋。


被按在了墙角,魏大勋懵懵的把瓶子递出去。


魏大勋,我想吃。白敬亭盯着他水润的唇,咽了咽口水。


可是在这里不行,白敬亭只得暗了暗神色。


只能接过瓶子,刚打开,魏大勋偷偷亲了他一口。然后飞速的捂住了眼睛,嘴角的梨涡烙红了白敬亭的眸。


他拖着魏大勋进了厕所隔间,看作祟的那人可怜巴巴的喊他白白,等下还要上节目。我们别……唔……


他的嘴唇一开一合,该死的性感,每说一句话,都耷拉着下眼角柔柔的望一眼。
不怪我)白敬亭想,伸出舌头侵入他的口腔,勾住他的舌头,果然是又软又香又甜。


_fin

朝秦暮楚4(白rap/魏有钱/勋外卖)

名侦人物衍生  ooc严重预警 三观不是很正


是咸的。



魏有钱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嘴角。钳住他腰的手勾起衣摆的下角,一路摸了上来。

"哥……哥……"被猛烈的吻弄得话不成句,魏有钱从鼻腔哼出一声"嗯?"算作回答了勋外卖。

那人被他吻得眼角泛红,衣服也被他褪到胸前,可是腿一点也不安分,挣扎着想往外逃。



"放过我……"魏有钱吻到他脖颈处,还能感觉到他喉结一滚,咽下的哭泣音带着点求饶。



"勋……"魏有钱用手抚摸着和他别无一二的脸,眼中尽是偏执。



"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他抚过勋外卖的鼻梁,顿在鼻尖。



"不……"魏有钱冷笑了一声,低下头用鼻子蹭了蹭他的鼻尖。



"我恨你!"刚才深情似水的眼神冷成冰,魏有钱咬了口他的鼻尖,勋外卖咬着嘴唇额角青筋暴起。



"你喜欢男孩子,我都知道。只是……"魏有钱用手摸了摸他半咬已泛白的上唇,偏着头笑了笑。"你喜欢的居然不是我?"


他贴在勋外卖胸口,呼吸随着勋外卖的心跳好像同频。

勋外卖知道自己喜欢男生是在高中那年,和魏有钱闹僵也是同年,再后来他替魏有钱顶罪坐牢便是十二年。

两件毫无关系的事,居然是这般。勋外卖再没忍住眼泪,抱紧在他胸膛哭得已浸湿他衣物的魏有钱。

勋外卖以为他只欠魏有钱一条命,没想到连带他一辈子的幸福和快乐都毁了。



要不是他,魏有钱也不会杀人。如果不是他,魏有钱可能已经安稳的娶妻生子。

他是何德何能,有魏有钱这样的哥哥。



"对不起,对不起……"魏有钱狠狠地咬了一口他的胸膛,疼得勋外卖弓起背。



感情里面哪里来这么多道歉,魏有钱勾住他的脖子,抵住他的额头。



"勋,我想要你。"其实魏有钱早想明白了,这么多年隔着铁栏杆两人的沉默,他不想继续忍受下去了。

他早在决定推开这扇门时,就没打算放过勋外卖了,去他妈的兄友弟恭,血脉亲情。



为了勋外卖,他都能杀人了,那还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可是意料之外的居然是被白rap抢先一步,想到前两天的孟浪行为,他总会变成过眼云烟的。

看勋外卖得知实情这般心疼的眼神,断是怎么也不舍得拒绝自己的。魏有钱抱了抱他,不去管他顿时僵掉的身体,"勋,我喜欢你。"

"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了。"





_tbc

僚机01<白魏>


ooc 预警  狗血预警   渣废文笔预警



咖啡馆下午的阳光此时已经挪到拐角处,白敬亭转了转桌上的咖啡杯。

再抬头,那人穿着蓝白色衬衣,挂着大裤衩挤到眼见最后一缕阳光里,伸手挡了挡,兴许还眯着眼睛,抿着嘴,白敬亭低下头,拿着勺子搅动着已经冷掉的咖啡。



怪不得那些女孩子都透过自己问他的联系方式,白敬亭心有不甘地想。



那人先是拍了一下白敬亭的肩膀,而后坐到他对面。



白敬亭把咖啡推过去,他笑眯眯地说:我只喝加冰的咖啡。不过还是谢谢小白!



拒绝人的语气都透着撒娇,白敬亭看他走到前台点了杯冰美式,细长的手臂对着宣传册比划了半天,最后只不过一杯冰美式。



所以为什么要伸出手逗得柜台小姐姐笑的花枝乱颤,白敬亭咬了咬腮帮子,看他自己捧着一杯冰美式重新坐了下来。



"白白你这次要追谁?"他咬了一口杯沿,看着白敬亭。



隔壁临床班的班花,魏大勋脑子滴溜溜的转,眼睛盯着白敬亭慢慢浮上喜色。



"你说巧不巧,这妹子我上周刚认识的,我还有她微信呢?"魏大勋堆着笑,划开手机,点开了他们的界面耀武扬威般递到白敬亭手里。



"推荐给我就好。"白敬亭推开他的手,握住杯子,又搅拌了一圈。



对面那人叽里呱啦的说着和那个妹子的相遇,白敬亭时不时"嗯!""然后呢?"



对话大多这般,枯燥无味。
白敬亭看着魏大勋自然而然搭上来的手,也勾住他的脖子挠他痒痒,逗他窝进自己怀里求饶。

"白白,上次那个妹子你们就分手了?"魏大勋面上还泛着红,扣着他的手,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说什么呢?我们压根没在一起过!"魏大勋惊诧的"啊!每次都这样不好吧!"白敬亭揉了揉他的头发,勾起嘴角一抹笑,"有什么不好的,还是你不开心了?"

"不是,我……"白敬亭松开扣住他的手,看他吞吞吐吐的样子嗫嚅。

"白白,我没有。"最终魏大勋也只能在白敬亭审视的目光中讨好的用这句话做结尾。



"那就好!"白敬亭听见自己再一次说出这句话。



魏大勋是不会生气的,谁叫白敬亭第一个女朋友移情别恋的对象是他呢?



可是不代表魏大勋甘于一辈子做他的影子。



他也会有喜欢的人,也会有动心的时候,只是大多时候是得不到回应的寂寞。
魏大勋看着白敬亭插着兜走在他前面的背影,然后他顿住脚步,回了头,冲魏大勋喊:干嘛呢,回家啊!



魏大勋嘿嘿嘿的低头一笑,迅速的跟上去,白敬亭伸出手拍了拍他的头。

路灯陆陆续续亮起来,魏大勋眯着眼睛看他拧动了门把手,终于说出了口:白白,我今晚约了人,可能不会回来了。

白敬亭推开门,把钥匙直接往玄关处柜子一抛,听到它沉闷的撞击声。他踢掉鞋子,木讷的应了声。再回头,魏大勋已经转身。



他脱了外套喊了句扔了过去,"傻子,早上和晚上还是带件外套吧!"



魏大勋顺手接住,愣了愣半响,找回意识想习惯性说出的谢谢,回应他的却是空无一人,紧闭的门。


_tbc

白敬亭踢我回来在线☀魏大勋

我曾热烈爱过他 直到爱上别人 我都念着他的酒窝  那还有什么好后悔的

关于千山万水的近与近在咫尺的远

Patrick_未来可期:

深夜分析




关于【千山万水的近,与近在咫尺的远】




小帕妹妹很困了,说得不对欢迎大家指正




划重点:




弈辛是He!




下午的时候发了一个考究到的华点,可能有朋友看完之后还是云里雾里的,那不如再加点本人的理解供大家参考吧。




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




欲为万里赠,杳杳山水隔。




这四句引自古仁人语、出自原著的诗,正好与剧版“千山万水的近,近在咫尺的远”照应,在塑造人物方面起到了互文作用。




前两句是宁弈写的,恣意潇洒,颇有些江湖中人快意恩仇的少年心气,还有暗暗鄙夷皇族作风的味道。(详见我上一篇帖子)




我猜,那时的宁弈志向可能是游遍天下名川大山,紧抱心中热暖。即便处江湖之远,他和黎民百姓、和他子砚兄的距离也是近的。倘若心是亲近的,粗茶淡饭长途跋涉又有何不可?




后两句是辛子砚续的,其中含了些少年宁弈不懂的追求和怅惘。他已知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犹如千山万水,但仍愿跨越江河万里,为理想、为他爱护的宁弈献身。








辛子砚和宁弈在那场争吵之后,是绝无和好如初的可能的。过去他们之间隔的万水千山,是理想的差异,但由于互相倾慕而生发的隐忍退让、和最令我们动容的那份情谊填平了这山河万里。




而现在,宁弈被爱人的离去逼得成了无情坚强的帝王,他不可以一蹶不振,也不需要辛子砚的扶持和厚望来推他前行。一介清白书生辛子砚,为了宁弈和理想,游走于各大皇子争权夺利的阵营,还失去了得来不易的孩子和家庭的幸福。




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在那一鞠躬两叩首之间,他们不仅仅是有分歧的兄弟,他们现在是君臣。辛子砚可以做宁弈的快刀,但在失去这么多之后,真的还能心甘情愿做皇权的牺牲品?他应该会明白,纵使宁弈千方百计护他周全,恐怕也会有命运的手将他推向深渊吧。




开始时,宁弈就是那个天真烂漫的理想主义者,独自上山岗,还要辛子砚捧着心去找他;结束时宁弈已足够强大,可以站在山顶俯瞰天下,而辛子砚已经无力追随了。




那么,唯一不变的是什么?唯一不变的,是他们面对彼此时绝对炽烈的倾慕和默契,以及由此而生的孤独和隐痛。唯一不变的是我们对爱情对生活的信仰,我们相信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我们相信爱情的荣光可以照亮所有孤独带来的阴翳,我们相信两颗孤独的心定能在漂浮人世中一世相依,我们相信......




我们相信付出爱的人必得到爱。


我们相信真爱不论值得与否。


我们相信趁熄灭前还可一见。




我们相信弈辛是He。


谢谢大家这么久的陪伴和关怀,在没有剧看的日子里,要努力产粮彼此支撑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