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西旧

间歇热血更新喜好cp文

我想求王源×魏大勋的文~疯狂暗示首页的太太们~


破碎的理想还差一章  就没了  但上中两章涉及到车我都隐藏了  最近打击黄暴我可能该删号了  但是拯救我的脆皮鸭文学我还是要看的  朝秦暮楚……藏好了 🔒紧车库了 🙄


男孩子嘟嘴巴就是让你亲他  😏你懂我意思吧


接吻糖<白敬亭×魏大勋>

脑洞而已   勿上升真主


粉红色的舌尖舔了一下门齿,白敬亭推开了演播室的门。魏大勋愣了一下,立马伸出手里握着的刚开瓶的糖果。


五颜六色的,白敬亭故意往后退了一步,身体力行用手推开,嘴瞥了下,没看错的话,还往上翻了个白眼。


肯定在笑他小孩子一样。魏大勋想。


白白,你尝一颗,又甜又香的。魏大勋说着倒出来几颗到掌心,伸向他鼻尖。


他推了推鼻梁,却发现今天没来得及戴眼镜。狐疑地看了魏大勋一眼,“该不会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药吧!”


怎么可能!魏大勋急忙伸出舌头,用手指了指:你看,我自己都吃了。


真丑!白敬亭嫌弃的拍了一下他的头,顺带捏住了他的下巴,他估计正在奋力嚼碎那些糖果。
把他粉红色舌头,染得不成样子的可恶糖果!
下巴在他手中一动一动的,魏大勋不以为意的还冲他一笑,白白,真的很好吃!


眼睛眯成一条线的魏大勋还准备扔糖果进嘴里,却被白敬亭抢了瓶子。气愤的把着他的手臂去抢,白敬亭常年打篮球的当然是比他弹跳度要好。
魏大勋扁着嘴吃力的蹦实则在往他怀里蹭,白敬亭一步步退到演播厅门外的墙角,那人眼角都要红了,还不放弃的去抓他伸长的手。


傻子,白敬亭想。


无奈白敬亭一手还挡着他凑近的脸,这会儿他才信了魏大勋说的又甜又香。
魏大勋呼哧呼哧的呼出的气喷在他脸上,溜进他鼻腔。


当真是香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甜。白敬亭问他:有多甜?


他总算扯住白敬亭的手拽了回来,往嘴里又丢了几颗,松开白敬亭,胜利的摇了摇手中的瓶子。
得意洋洋地说:不告诉你。


白敬亭眼见他拧开瓶子,张开嘴唇,舌头一卷,腮帮子一动一动的。


我想吃。白敬亭抓住准备离开的魏大勋。


被按在了墙角,魏大勋懵懵的把瓶子递出去。


魏大勋,我想吃。白敬亭盯着他水润的唇,咽了咽口水。


可是在这里不行,白敬亭只得暗了暗神色。


只能接过瓶子,刚打开,魏大勋偷偷亲了他一口。然后飞速的捂住了眼睛,嘴角的梨涡烙红了白敬亭的眸。


他拖着魏大勋进了厕所隔间,看作祟的那人可怜巴巴的喊他白白,等下还要上节目。我们别……唔……


他的嘴唇一开一合,该死的性感,每说一句话,都耷拉着下眼角柔柔的望一眼。
不怪我)白敬亭想,伸出舌头侵入他的口腔,勾住他的舌头,果然是又软又香又甜。


_fin

朝秦暮楚4(白rap/魏有钱/勋外卖)

名侦人物衍生  ooc严重预警 三观不是很正


是咸的。



魏有钱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嘴角。钳住他腰的手勾起衣摆的下角,一路摸了上来。

"哥……哥……"被猛烈的吻弄得话不成句,魏有钱从鼻腔哼出一声"嗯?"算作回答了勋外卖。

那人被他吻得眼角泛红,衣服也被他褪到胸前,可是腿一点也不安分,挣扎着想往外逃。



"放过我……"魏有钱吻到他脖颈处,还能感觉到他喉结一滚,咽下的哭泣音带着点求饶。



"勋……"魏有钱用手抚摸着和他别无一二的脸,眼中尽是偏执。



"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他抚过勋外卖的鼻梁,顿在鼻尖。



"不……"魏有钱冷笑了一声,低下头用鼻子蹭了蹭他的鼻尖。



"我恨你!"刚才深情似水的眼神冷成冰,魏有钱咬了口他的鼻尖,勋外卖咬着嘴唇额角青筋暴起。



"你喜欢男孩子,我都知道。只是……"魏有钱用手摸了摸他半咬已泛白的上唇,偏着头笑了笑。"你喜欢的居然不是我?"


他贴在勋外卖胸口,呼吸随着勋外卖的心跳好像同频。

勋外卖知道自己喜欢男生是在高中那年,和魏有钱闹僵也是同年,再后来他替魏有钱顶罪坐牢便是十二年。

两件毫无关系的事,居然是这般。勋外卖再没忍住眼泪,抱紧在他胸膛哭得已浸湿他衣物的魏有钱。

勋外卖以为他只欠魏有钱一条命,没想到连带他一辈子的幸福和快乐都毁了。



要不是他,魏有钱也不会杀人。如果不是他,魏有钱可能已经安稳的娶妻生子。

他是何德何能,有魏有钱这样的哥哥。



"对不起,对不起……"魏有钱狠狠地咬了一口他的胸膛,疼得勋外卖弓起背。



感情里面哪里来这么多道歉,魏有钱勾住他的脖子,抵住他的额头。



"勋,我想要你。"其实魏有钱早想明白了,这么多年隔着铁栏杆两人的沉默,他不想继续忍受下去了。

他早在决定推开这扇门时,就没打算放过勋外卖了,去他妈的兄友弟恭,血脉亲情。



为了勋外卖,他都能杀人了,那还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可是意料之外的居然是被白rap抢先一步,想到前两天的孟浪行为,他总会变成过眼云烟的。

看勋外卖得知实情这般心疼的眼神,断是怎么也不舍得拒绝自己的。魏有钱抱了抱他,不去管他顿时僵掉的身体,"勋,我喜欢你。"

"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了。"





_tbc

僚机01<白魏>


ooc 预警  狗血预警   渣废文笔预警



咖啡馆下午的阳光此时已经挪到拐角处,白敬亭转了转桌上的咖啡杯。

再抬头,那人穿着蓝白色衬衣,挂着大裤衩挤到眼见最后一缕阳光里,伸手挡了挡,兴许还眯着眼睛,抿着嘴,白敬亭低下头,拿着勺子搅动着已经冷掉的咖啡。



怪不得那些女孩子都透过自己问他的联系方式,白敬亭心有不甘地想。



那人先是拍了一下白敬亭的肩膀,而后坐到他对面。



白敬亭把咖啡推过去,他笑眯眯地说:我只喝加冰的咖啡。不过还是谢谢小白!



拒绝人的语气都透着撒娇,白敬亭看他走到前台点了杯冰美式,细长的手臂对着宣传册比划了半天,最后只不过一杯冰美式。



所以为什么要伸出手逗得柜台小姐姐笑的花枝乱颤,白敬亭咬了咬腮帮子,看他自己捧着一杯冰美式重新坐了下来。



"白白你这次要追谁?"他咬了一口杯沿,看着白敬亭。



隔壁临床班的班花,魏大勋脑子滴溜溜的转,眼睛盯着白敬亭慢慢浮上喜色。



"你说巧不巧,这妹子我上周刚认识的,我还有她微信呢?"魏大勋堆着笑,划开手机,点开了他们的界面耀武扬威般递到白敬亭手里。



"推荐给我就好。"白敬亭推开他的手,握住杯子,又搅拌了一圈。



对面那人叽里呱啦的说着和那个妹子的相遇,白敬亭时不时"嗯!""然后呢?"



对话大多这般,枯燥无味。
白敬亭看着魏大勋自然而然搭上来的手,也勾住他的脖子挠他痒痒,逗他窝进自己怀里求饶。

"白白,上次那个妹子你们就分手了?"魏大勋面上还泛着红,扣着他的手,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说什么呢?我们压根没在一起过!"魏大勋惊诧的"啊!每次都这样不好吧!"白敬亭揉了揉他的头发,勾起嘴角一抹笑,"有什么不好的,还是你不开心了?"

"不是,我……"白敬亭松开扣住他的手,看他吞吞吐吐的样子嗫嚅。

"白白,我没有。"最终魏大勋也只能在白敬亭审视的目光中讨好的用这句话做结尾。



"那就好!"白敬亭听见自己再一次说出这句话。



魏大勋是不会生气的,谁叫白敬亭第一个女朋友移情别恋的对象是他呢?



可是不代表魏大勋甘于一辈子做他的影子。



他也会有喜欢的人,也会有动心的时候,只是大多时候是得不到回应的寂寞。
魏大勋看着白敬亭插着兜走在他前面的背影,然后他顿住脚步,回了头,冲魏大勋喊:干嘛呢,回家啊!



魏大勋嘿嘿嘿的低头一笑,迅速的跟上去,白敬亭伸出手拍了拍他的头。

路灯陆陆续续亮起来,魏大勋眯着眼睛看他拧动了门把手,终于说出了口:白白,我今晚约了人,可能不会回来了。

白敬亭推开门,把钥匙直接往玄关处柜子一抛,听到它沉闷的撞击声。他踢掉鞋子,木讷的应了声。再回头,魏大勋已经转身。



他脱了外套喊了句扔了过去,"傻子,早上和晚上还是带件外套吧!"



魏大勋顺手接住,愣了愣半响,找回意识想习惯性说出的谢谢,回应他的却是空无一人,紧闭的门。


_tbc

白敬亭踢我回来在线☀魏大勋

我曾热烈爱过他 直到爱上别人 我都念着他的酒窝  那还有什么好后悔的

关于千山万水的近与近在咫尺的远

Patrick_未来可期:

深夜分析




关于【千山万水的近,与近在咫尺的远】




小帕妹妹很困了,说得不对欢迎大家指正




划重点:




弈辛是He!




下午的时候发了一个考究到的华点,可能有朋友看完之后还是云里雾里的,那不如再加点本人的理解供大家参考吧。




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




欲为万里赠,杳杳山水隔。




这四句引自古仁人语、出自原著的诗,正好与剧版“千山万水的近,近在咫尺的远”照应,在塑造人物方面起到了互文作用。




前两句是宁弈写的,恣意潇洒,颇有些江湖中人快意恩仇的少年心气,还有暗暗鄙夷皇族作风的味道。(详见我上一篇帖子)




我猜,那时的宁弈志向可能是游遍天下名川大山,紧抱心中热暖。即便处江湖之远,他和黎民百姓、和他子砚兄的距离也是近的。倘若心是亲近的,粗茶淡饭长途跋涉又有何不可?




后两句是辛子砚续的,其中含了些少年宁弈不懂的追求和怅惘。他已知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犹如千山万水,但仍愿跨越江河万里,为理想、为他爱护的宁弈献身。








辛子砚和宁弈在那场争吵之后,是绝无和好如初的可能的。过去他们之间隔的万水千山,是理想的差异,但由于互相倾慕而生发的隐忍退让、和最令我们动容的那份情谊填平了这山河万里。




而现在,宁弈被爱人的离去逼得成了无情坚强的帝王,他不可以一蹶不振,也不需要辛子砚的扶持和厚望来推他前行。一介清白书生辛子砚,为了宁弈和理想,游走于各大皇子争权夺利的阵营,还失去了得来不易的孩子和家庭的幸福。




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在那一鞠躬两叩首之间,他们不仅仅是有分歧的兄弟,他们现在是君臣。辛子砚可以做宁弈的快刀,但在失去这么多之后,真的还能心甘情愿做皇权的牺牲品?他应该会明白,纵使宁弈千方百计护他周全,恐怕也会有命运的手将他推向深渊吧。




开始时,宁弈就是那个天真烂漫的理想主义者,独自上山岗,还要辛子砚捧着心去找他;结束时宁弈已足够强大,可以站在山顶俯瞰天下,而辛子砚已经无力追随了。




那么,唯一不变的是什么?唯一不变的,是他们面对彼此时绝对炽烈的倾慕和默契,以及由此而生的孤独和隐痛。唯一不变的是我们对爱情对生活的信仰,我们相信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我们相信爱情的荣光可以照亮所有孤独带来的阴翳,我们相信两颗孤独的心定能在漂浮人世中一世相依,我们相信......




我们相信付出爱的人必得到爱。


我们相信真爱不论值得与否。


我们相信趁熄灭前还可一见。




我们相信弈辛是He。


谢谢大家这么久的陪伴和关怀,在没有剧看的日子里,要努力产粮彼此支撑下去。

过分可爱<ming×kit>

ming×kit  ooc  豆老师千粉贺文 请继续加油嗷豆老师

@富贵豆🍃 你要的我都给你啦 啾咪

屋外的雨噼里啪啦的砸响窗户,ming才在一片黑暗中醒过来,动一动却觉得全身无力,喉咙里也感觉要涌出热气,"不会感冒了吧?"

他喃喃自语的一手覆上额头,微微感受到一点热,释然一笑。

"看来真的是太累了,这操蛋的校之月头衔,要不是为了kit学长……"

小学长瞪着圆圆的眼睛恶狠狠的样子开始浮现在他脑海,于是他抿嘴一笑,蹬掉脚上的鞋,赤着踩上地板才觉一瞬间舒爽。慢腾腾的到厨房给自己烧了壶热水,望着屋外的暴雨,想起上次和kit学长出去躲雨的情景。

小学长软软地被自己揽入怀里,一手明明搁在自己腰间却还用一只手推开他的小表情,这些他都刻进了心里。

只是光是想到这些,ming都觉得自己呼吸不畅,浑身浴火了。

他苦笑着把火关了,倒了杯水晾在一边,禁欲太久了的花花公子本人也头疼,摇摇头去卧室翻找感冒药。

高中谈了15个女朋友,每学期至少得两个女朋友,还清一色的大胸长腿肤白貌美的女孩子,ming也不是什么禁欲系男神,摸摸蹭蹭的机会还是有的。

没想到刚上大学,转了性非小学长不可。

但绝非惊鸿一瞥,跟着老铁yo多次尾随过医生帮的他不止一次看着胖胖的小学长啃着巧克力拽着pha的书包骂骂捏捏的抄作业,第一印象是不可能惊艳他这位纵横情场的浪子的,只是,抽了条的学长酒窝还是挺可爱的,抱着这个想法的ming一不小心就陷了进去。

床头柜上隔着一个小医药箱,盖子上是他自己刻上的"MKの小盒子",打开来,一盒盒药里拿出了退烧药,这医药箱还是上次出外府负伤之后小学长硬塞给他的,当时的kit学长红着脸,快速说完"给你的。"就咬起的嘴唇看起来像极了小熊软糖,光泽十足。

扣出两粒药就着温水吃了进去,他望着刚才拿出来的手机发呆,界面还亮着,他眯起桃花眼,喝了一口水咬起了杯角。

ming,我有事找你。——小学长

发件信息时间是下午三点,一回家倒头就睡的ming根本没看到,直到刚刚手机"叮"一声,翻开来是yo发给他的"你在哪,kit学长找你有事。"

kit学长从来没有主动找过他,任何意义上的主动翻遍记忆都没有过。他窝在沙发里给小学长打电话,没人接,一直打到第52遍,他放弃了。

拿上伞准备去找他的kit学长,没想到一开门他心心念念的kit学长就站在门外,浑身是水的小学长眼眶泛泪,给了他一拳,"ming是个大混蛋!"心疼大过惊讶,ming捞进小水鬼吻了吻头发,顺着在他怀里抽抽噎噎的小学长说着"ming是大混蛋,ming是大混蛋……"

好不容易哄着小学长进去洗个热水澡,转头才发现家里根本没有小学长的衣物。

只能找出两件新买的衬衫放在浴室门口敲了敲门,他望着砂玻璃那边的身姿咽了咽口水,kit伸出一只手白条条的上面还沁着水雾。吓得ming塞了衣服立马去喝凉了的开水。

这也太刺激了吧,ming按下心里翻涌的欲念,白花花的手,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小细腿的影子,说不准小学长洗过的小脑袋正滴着水从额头滑至鼻尖滴到他的唇珠处,然后还会伸出粉红的舌头舔掉。

……???停下!!!ming赶紧打开冰箱把头埋了进去,真是罪恶。

揉着头发从浴室走出来的kit吸了吸鼻子,看到ming低着头不知道在冰箱里找什么。

"喂,你干嘛?冰箱里是塞了大象吗?"kit又揉了揉鼻子,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ming立马关上冰箱,拿了一盒药递给kit。

"额……没事……"kit把药推了回去,见ming又递过来,他只能扯出一句干瘪的"我回家自己吃。"

而ming拉开窗帘,示意他看这滂沱雨势,"今晚别回去了。"

kit抖了下眉,"我打车,没事的。"

"学长这么讨厌我的吗?"ming可怜巴巴的朝他眨巴眼,手还拿起他扔在沙发上的头巾来给他揉头发,力道刚刚好,以至于他察觉时已经被ming环抱着坐到了沙发上。

"不……不……"明明该脱口而出的话此时看着认真给他揉头发的校之月先生却结巴了,Ming笑了笑,用手穿过他的发丝,擦过他的头皮,让他几乎忍不住要颤栗起来,软软的贴在ming胸口,"讨厌也没关系的,我还是会对学长好的,我还是会……"

ming用手环着他的腰,贴在他耳畔低声说了句,"喜欢学长的。"

"骗人。"害羞的话倒是脱口而出,鼓着腮帮子把ming推开,却觉得手心滚烫,"艹……"他伸手探了探ming的额头,灼热滚烫。

再看看ming跟没事人一样,除了眼下的青色还真跟平时没两样。

"你感冒了?"kit这才想起ming拿过来的感冒药,好像找都没找。

"吃药了。"ming有气无力的说了句,过近的距离,让kit感受到气息都是滚烫的。

"对了学长找我有事的吧,什么事这么急啊?"抱着kit都快在沙发上睡过去的ming迷糊着问了句,刚刚开门时如果不是错觉的话,他明明看到和雨水一起糊在小学长脸上的还有从眼眶滚落的泪,心疼地又贴近了一点他的kit学长。
"混蛋,你今天干嘛不接我电话,连信息都不回,我以为你真的走了。"kit越说越委屈把趴在他肩头的"大金毛"拍了下去,ming则一脸茫然的回忆什么时候小学长给他打了电话,头疼的想起好像从拍摄地那里就没了电,回家才充电开个机,那时候也没弹出来未接电话就睡了。

"学长怕我离开你?"ming嘴上犯贱是给别人的,说这句话对象一旦成了kit学长,他其实心里忐忑得要死。

kit咬了咬嘴唇,揪了一把他的耳朵,"你是不是被我哥吓到了?所以准备放弃我了。"

起因原来是kit回家和他哥闹矛盾,气急败坏的大哥扬言说要逼ming和他分手。结果ming还真的不接他电话了,信息都不回,该去的地方也去了都没找到,怎么也没想到是ming手机的问题,而且ming根本没和他大哥见面,就只是他大哥的气话而已。

"所以,学长真的害怕我离开你!?"

一番对峙得出来想要结论来的校之月兴奋得找不着北,抱着他的kit学长啃了两口。

被kit羞红着脸推开,kit拉着过长的衬衫盖着白花花的大腿和不可描述的地方,赤着脚往外跑。

"学长你不会是……"难得推开他只顾着逃跑的kit让ming摸不着头脑,又在他嘭的一声关上门的电光火石间捉到令他兴奋的信息。

用钥匙开了门看到kit学长眯着眼睛,蹙起的眉,咬起的唇,细细碎碎的呻吟声。

这一切都跟一场春梦一样,他的心上人居然因为他硬了。

被子拱起处小幅度一上一下的频率让他觉得口渴,鬼使神差的走到了床边,轻声唤着"kit学长~"

那人睁开眼睛,又羞又臊的立马把头也埋到被子里,他轻声笑着拉开被子往里钻,握着小学长的手,说了句"我帮你。"